记K680次列车…… – 我叫三刚

记K680次列车……

Processed with Snapseed.

耳机里循环着平安的《云淡风轻》。

仓促的登上这趟K680,一直一直想要去陇南。却未曾想到过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会是这样的匆忙……

车厢不是太挤,于是便溜达到6号车厢躺下。有点冷,后悔没有穿个毛衣棉袄什么的。

睡的不是太着,满脑子一些以前的岁月痕迹。好吧,任回忆百般宰割。

凌晨2点冠雄在定西上了车,感冒依然深恋着他的嗓子……

凌晨4点,天水大雨。徘徊在火车站门口,美美一场雨的洗礼。

再到坐上直达西和的汽车,到谈及与评论某些孩纸的发型等等之后,到阵阵闹腾与玩笑之后……

我只是觉得,是学校的样子。最长的已两年不曾谋面。还好,还有那么多以前的样子。

各种周转,一路泥泞之后,终于抵达目的地。

眼见为实,以前他曾讲给我的那一景一木顿时一一回荡于脑海。心里微微一疼。兄弟坚强了20多年……

我想没有人可以完全体会他的成长与感受,只是也只能是希望他尽快走出伤悲,我想,他依然是坚强的!

在他二伯家喝了一下午的罐罐茶,兄弟们围着炉子喝茶聊天,感觉太好!本打算昨天回兰的,却被他们把我锁在院内。很想翻墙逃跑,可又觉得太不礼貌,于是,我就补觉了。

醒来已是6点有余,匆别之后包车赶到李强家,也正好封上他说路过家门而不入的嘴。吃过阿姨丰盛又可口的晚饭后……

小小的练习熟悉了一下端酒的动作,当然我没有想到也不会告诉当东家的人竟然旧戏重演……,我不是在说什么,我只是看到了阿姨早上在拖地!

然后呢,按着心里的勇气,这个藏在心底四年的地方,应该走遍的,可是,时间!走吧!

坐上了直达兰州的车,接到了二哥手术提前的电话。由下午最后一台提前到早上第一台……我没有赶上……

爸说他在楼下买东西,母亲一人在病房等待。我赶紧电话……,我明明听得出也感觉得到她在流泪,她说没有……

很自责……百感交集……

想起爸昨天电话里说的话。早上在兰大二院找不到检查的地方、回家下错车……,突然湿润眼睛,我记得都是他带着我的,跟着他去很多很多的地方的。

或许如今……,他已不再那么年轻吧。

两地之间的来回赶往,两地之间的浓浓情谊,还有我曾想去见的一些人。

无从割分孰重孰轻,我想,都是我心里有所位置的人,我只是按照先后顺序匆忙的赶往……只是……只能是……

再见了,陇南。

K680次奎屯始发的列车。

耳机里循环着杨坤的《站台》。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