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旧时光(三) – 我叫三刚

回不去的旧时光(三)

889

岁月又着实是把杀猪刀。

待时光的指针在岁月的长河中指向2009年的9月。

这把刀早已让我退却乡下毛头小子的那份稚嫩与胆怯。

父亲觉得我之前住的租户对我管教不严,特意找了整个莲花镇管理最严格的租户。

不过还真是,折腾的我抽支烟都得去厕所偷偷摸摸的抽,晚上还要集体熄灯,稍有不适婆娘就跟在后面不停的叨逼叨。

最终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个婆娘的叨逼,果断决定搬出去。

在电话中和父亲吵完架的我正收拾着要搬走的东西。

张慧来了,她站在门口默不作声的看着我。我看到她湿润着的眼睛,内心突然有些许的心疼与不舍,想好好道别,却又不知说点什么是好,只好躲避她的眼睛继续收拾东西。

她低我一级,但差不多和我同一时间搬进这家租户,这家租户的院子有十间房子,每间房子的大通铺上差不多能挤5-6个学生,所以整个院子里的男男女女加起来也有五十多个人,每天开始做饭的时候很是热闹,只有她自己不会做饭,跟在我们后面不停的晃悠,晃悠过一段时日之后便熟悉了起来。

待到后来关系铁了之后她就什么话都敢跟我说,整天打打闹闹的一副孩子样子。我感受得到她身上的那份阳光与快乐的气息,也享受着这份气息。

就是她,在我骑摩托车摔伤后的每一个中午都将买好的菜夹饼和豆浆送到我们教室门口,整整一个多月。

而她在我心里早已像是一个妹妹,习惯了她那任性、可爱,又傻乎乎的样子。

现在,她就在门口,在我眼前。

“为什么要走?”

我告诉她说:不想待了。

她抹着眼泪说:“别走,成吗?”

“我去给房东说,你别走成吗?”

“算我求你一次,最后一次,可不可以?”

我离开了那个地方,带着不舍和心疼离开了。

我很抱歉。

后来的日子在学校很少碰见她,当然也没有刻意去找她。

2010年即将毕业的时候,她找过我一次。

说要去拍照留念,我们一直从学校走到莲花镇的沙坡,在沙坡那里的一个小相馆。她也不和我拍,就让我一个人站着拍,后来打印出来的两张照片都被她拿走了。

自此至毕业,我离开莲花中学,离开莲花,再也没有见过她。

也没有去告别。

我没有她的照片、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有的,只是记忆中的样子。

而飘荡着的这些年中,总会想起,总会回忆。

却无法取得联系。

你说?

此刻的她会是在那个城市的那个角落里?

过的是好还是坏?

恩,我想她了。

……

愿安好。

生命中的有些感情、无所谓岁月、无所谓时光,愈久愈醇。

谁都不会有所例外。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生命中遇到过这样一个人,曾经对我好过,也会记得她的样子。

一起笑过的人你可能会随时忘记,但是一起哭过的人你永远也无法忘记。

我想我会。

把此话当真。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