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旧时光(一) – 我叫三刚

回不去的旧时光(一)

302 (1)

那是2007年的夏,我被父亲发配到一个叫做莲花的地方读书。

对于那时还没有出过天水市的我来说,莲花就是大城市啊。

那镇上长长的巷子里摆着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人来人往,车来车往的不停穿梭着。

满是热闹,乡下孩子哪见过这市面啊!

于是,随从母亲在这热闹的街市里买东买西,或许是我要在这里住校读书的缘故吧,母亲那天也纵拥着我的大部分要求。

我还沉寂在街市的热闹中,我还沉寂在买到商品的喜悦中。母亲便要搭乘村里的三轮车回家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地方。

我在莲花变电站的旁边,望着母亲不停的挥手,看三轮车和母亲慢慢远去。

看着冒青烟的三轮车转过一个个大弯。慢慢的模糊她们远去的背影。

我才转身回头。

那年我13岁。

还没有长时间的离开过我的父母,更是还没有长时间的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从莲花变电站到我的宿舍—小户村,步行差不多需要20分钟的时间。

而那些路,真的是我这20多年来走过的最孤单的路。

我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而如果有什么事,我的亲人又不在身边,我又不认识任何人,该如何是好?

内心满是忐忑不安。

回到宿舍之后,见到了我的第一个舍友,人家是范墩村的,离莲花又比较近,而且家里是做生意的,见世面广,所以比我胆子大。

于是呢,他就不停的问东问西,我也就不停恩恩是是。其实心里还惦念着家里的爸爸妈妈。

直到晚上我们躺下之后,他偷偷拿出一盒红金龙,让给我一支之后才有所回神。眼前这个小伙子还不错么,那就不想那么多了,把他当朋友一起聊天吧,反正他个子小,真打起来的话,他又不一定能打的过我,管他呢。

我们躺下不停的抽着红金龙比赛吐圈圈,看谁吐的最圆、最多。那吞云吐雾的感觉真好,可以暂时性的麻痹我们去想家。

就在那被老式灯泡照亮的昏黄夜色中、被香烟笼罩的泥土屋中,我们拭去眼角的泪水,开始生命中的住校生涯。

从此,我们要去面临那些孤单,与长大。

从此,我们要去学会那些习惯、与被习惯。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