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管特么爱的是对是错 – 我叫三刚

我管特么爱的是对是错

8853

01

网上有人说:“现在的我们都买得起充电五分钟的手机,却再也找不到通话两小时的那个人了。”

对,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我还依稀记得中考的时候去县城参加考试。死缠烂打的从母亲手里要了两百来块钱,然后迫不及待的跑到县城毫不犹豫的拿108块钱买了一部手机,(100块钱的话费,8块钱的入网费,手机是免费送的)。

那应该是那个时候世界上最便宜的手机了吧,但对我来说还是很贵。为此我得在接下来的几天过的格外节俭,为此我得晚上去小学同学租的房子蹭他半张床,为此我得去兄弟那里挤兑回家的车费。

拿到手机的那一刻,怎会是一个兴奋致极能够表达的了呢。紧握在手里深怕错过什么电话信息,掐着时间等待入网开通的那个短信通知。

当我拨通脑海里倒背如流的那个电话号码,告诉你买到了真正属于自己手机的时候,电话中的你我千里之遥,可是突然间就好像近在咫尺了。

对,是好像。

我终于不用那么不确定时间的想尽一切办法才能联系到你了,终于不用偷着爸妈的电话背着他们悄悄给你打电话了,终于不用在我想你的时候还不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了,终于不用在说完这个晚安拜拜之后,还要担心下次是否还能联系得到你了。

终于,摆脱了。

而那种真真切切的感受,若不是亲力亲为,又怎会感受得到内心深处的那种喜悦与幸福交织与共的感受呢?

我偷偷的背着家人,在被窝里几乎把所有的电话都通向了远方,通向了你。

我小心翼翼的,深怕被爸妈发现没收手机,深怕这条唯一传输的纽带突然间就断了。

那个时候,我是朋友间最能打电话的人了,因为一打基本都是一个晚上。把我的手机打停机,然后你用你的手机拨过来,咱俩继续聊到停机。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一块一块的攒钱给你寄熊娃娃,你又给我寄日记本。

那个时候在我的脑海中,总是觉得那个城市好远好远啊,好神圣啊。

这样的感觉一直伴随了好多好多年,直到后来我去往你的城市,直到我回忆着自己的影子路过那个路口,电话里熟悉过的那个路口。

原来,你不在了。

对,是后来你走了。

用过的那个手机也早已被时代所淘汰,从那个登QQ都不支持后台运行的年代跨越到了现在的智能时代。

越过去的何止只是一个你啊,几乎越过了我的整个青春。

这个时间跨度让我觉得足够的快,又足够的慢。

快到我遇到过那么多的人,都没能来得及从中找到一个像你一样,熬电话粥能到天亮还说不完的人。换那么多的手机,再也没有一个那样打电话的人。

又足够的慢,慢到这个时代在你我之间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我总是会侥幸的想,若是这个智能化时代能够来的再快那么一点点。对我们来说联系又会便捷、又会及时、又会丰富很多。

这样或许我们就不会轻易产生隔阂,或许我们就不会走到无路可走。

对,是或许。

可是,就是慢了那么一点,一点点。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02

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更没有什么人能够对你的过去感同身受。

以至于到和你分手之后,很多人还是告诉我网恋是很傻的一件事,从前乃至现在。

他们都给我说:“你喜欢人家什么呀?,你见过人家人吗?拉过人家手吗?亲过人家嘴吗?”

我说没有。

没有你瞎扯什么蛋啊,都没见过人家人。

还喜欢?还特么爱?

扯毛啊!

我可能没有过多的去解释,其实也没有什么十足的勇气和理由去让我解释。网恋本身就像是后娘生的,貌似生来骨子里就缺少些什么。

而那个时候我只是内心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相信爱,相信爱情。

当然我想那个时候的你应该也是如此吧。相信以前乃至现在依然在网恋中的那些人应该也都是如此吧。

03

后来又有人说,十七八岁的一个小屁孩你也敢说爱?爱是什么?知道该怎么爱吗?懂爱吗?

那个时候我也开始怀疑自己,那种感觉到底是爱吗?自己的这个年龄有资格说爱吗?或许还真特么就不懂爱呢?

于是呢,我就慢慢长大。

开始混迹于这个复杂的社会中接受所谓成熟的洗礼,在此之间,我看到了很多很多真心相爱、特别幸福的小情侣,不得不让我吃的一把精品狗娘。

当然我也看到了拉着手,亲着嘴,啪着身的很多人,明明带着面具,明明不爱,明明只是炮友,还非要夸张成爱,而且,还特么特别多。

时光的百般蹂躏,现实的百般折磨。终于让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都觉得对这些事情不足为怪。终于让很多很多的人明白爱情首先得建立在啪啪啪之上,终于让很多很多人都理直气壮的觉得爱情必须得建立在房子、车子、票子之上的时候,不禁让我内心无力呐喊。

这哪是爱啊?这分明是交易!

04

那现在,我可以坚定以及肯定的说,那个十七八岁的年纪,我们敢说爱,我们知道什么是爱,我们知道该怎么爱,我们也懂爱。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我,我还不懂交易。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我,我还以为爱就是爱。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我,我还不会带着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一表深情的说,这是爱!

可能,我们在十七八岁的年纪说爱和表达爱的方式不成熟,但它至少是百分百真诚的。爱就是爱,不是房子车子票子,不是我爸是李刚,不是你是我的炮友,不是权色交易。

爱错、爱的不成熟、爱的方式不对都不能让我们去否认爱,只不过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

就算没能在一起,我们都该去感谢生命中十七八岁遇到的那个人,在你最最美好的时光里,在你最最没有能力的岁月中,拿最最真诚的心,实实在在的爱过你。

也应该好好感谢自己,在我们最傻、最不懂事、最不成熟的年纪里,单纯又实在的爱过我们此生最想爱的人。

LEAVE A REPLY

loading